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2019年

安多藏族的历史记忆...中国农村研究网

2019-04-25 主编:诚信在线下载 点击次数 :

安多藏族的历史记忆与身份策略——以拉卜楞塔哇村落的田野调查为中心

作者:朱雅雯 麻国庆  责任编辑:中农网  信息来源:《北方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3期  发布时间:2018-08-07  浏览次数: 862次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新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诞生对中国社会的影响是巨大的。甘肃夏河社会作为一个个案,具有怎样的文化特质,怎样表达身份策略的历时性变化,寺院体系如何通过历史记忆延续文化传统的力量,同时,国家政权如何通过历史记忆中的变革影响身份策略。本文即通过历史记忆概念与身份策略概念的联结展现出动态的历时过程,并尝试对上述问题作出回答。为了更好地进行说明,首先我们对历史记忆的概念进行梳理。

一、记忆与历史的文化谱系

记忆本是人类大脑神经思维的一种活动,是一种个体性的人体官能,而注意到记忆的社会性,使之进入社会科学的研究范畴,必须要从哈布瓦赫的著作On Collective Memory说起。作为布迪厄的学生,哈布瓦赫的这本书试图解决布迪厄理论中的缺陷,即在平稳的社会历史时期如何整合人群。这本书出版之后的几十年里在社会科学界产生了深远和巨大的影响,记忆研究成为一条重要的路径与理论范式,记忆从个人层面转向了社会公共的文化层面,而不再只是个体的身体官能。集体记忆这个词最初的出现可以追溯到1905年,霍夫曼斯塔尔(Hugovon Hofmansthal)最先使用了这个概念,获得更高层次的发展是在1925年哈布瓦赫著作的诞生。

就记忆本身而言,对记忆的划分愈加多元和细化,每一个类型的“记忆”都有不同的侧重点,按照记忆的范畴,可以划分为个人记忆、社会记忆、集体记忆、公共记忆;按照记忆的主体,可以划分为自传式记忆、集体记忆;按照记忆的功能,分为存蓄式记忆和功能性记忆;按照记忆保存的对象,分为个人记忆、认知记忆和习惯记忆(habit-memory);按照记忆的传承方式,分为模仿记忆、物质记忆、沟通记忆和文化记忆。之所以强调记忆的概念,是因为我们对于自身的判定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一种记忆,更明确地说是一种群体性的历史记忆,通过历史记忆来明确自身所处的社会环境、历时更迭、铭记苦难,从而对于当下的身份认同做出选择,规避风险。本文即以甘肃夏河县塔哇村落这一典型个案来说明历史记忆是如何对身份策略产生影响的。

历史与记忆,二者都是对过去的一种重构,历史的概念更加强调从历史典籍或者文献角度来重塑过去,而记忆更着重于亲历人群的事实回忆或者来自于一种文化的传承与习得。历史和记忆都关注已经发生过的社会事实,是对于过去的想象。皮耶·诺哈(PierreNora)曾经对二者之间的关系这样表述,记忆与历史混杂而并存,两者宛如听写时的说话者与书写者。因此,事件与历史著作这两个领域值得我们特别注意———它们不是记忆与历史的混合,而是历史中不折不扣的记忆工具,让我们得以清楚界定领域。由此可见,二者之间的关系十分密切,历史与记忆的关系可以总结为三种观点:第一种,历史与记忆之间是间接对等、互为依存的关系;第二种观点则认为历史与记忆之间的关系是对立的;第三种则是一种调和方式,对于前两种进行综合,是一种中立、说教的立场。

皮耶·诺哈沿袭了哈布瓦赫的看法,他认为记忆是被历史所利用的,我们现在所说的记忆其实已经经过了历史的改良与影响,真实记忆(truememory)是不同于深受历史影响的现代记忆(modernmemory)和书写记忆(papermemory)的。皮耶·诺哈对于记忆的想象过于理想化,对于历史的书写则充满了苛责,记忆也是在一个群体内部被不断完善,历史也有其实在的一面。而丘比特(Cubitt)则对历史、记忆分别做了概念化的梳理,对二者之间的联结进一步细化。柯文·克莱因(Kerwin Klein)不再纠结于历史和记忆的关系,认识到记忆研究的兴起与语言学的转向及新的文化历史思潮有关,他对于具有历史话语倾向的记忆研究做了详细的梳理,将记忆话语的叙述进行了分类。

那么,到底什么是历史记忆,梅吉尔在研究中强调了历史记忆亲历性或者体验性的特质。他认为“历史记忆”指的是亲历过讨论中历史事件的人的经历。更精确地说,历史记忆指的是将该经历复原和转换为叙事的过程。梅吉尔强调的亲历性,在更多的学者那里并不是历史记忆的必要特质,历史记忆通过书写记录和其他类型的记录(比如照片)才能触及社会行动者,而不同于亲身经历的自传式记忆(autobiographicmemory)。因此,历史记忆本身可以不必具有亲历性的特质,这种来自历史的记忆可以通过历史资料、口头传说等方式获得,比如一些关于族源、祖先传说的故事。

除此之外,更多的学者从概念区分的角度来定义历史记忆和其他记忆的不同之处,更加注重研究对象与历史的相关度。赵世瑜和杜正贞认为历史记忆这个词,既规定了记忆的对象是历史事件,也指记忆本身的历史,即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不同时代的人们对这一事件记忆、遗忘、重构(reconstruction)以及重新占用(reappropriate)的历程。王明珂将记忆划分为三个层次:社会记忆、集体记忆和历史记忆,三个类别的范围依次降低。他认为在社会的集体记忆中,有一部分以该社会所认定的历史形态呈现与流传。可以理解为历史记忆是社会记忆中关于历史的那一部分,而且具有叙事性以及现实性。这种现实性也就是彭刚注意到的———记忆和历史都是基于当下对于过去的建构,“记忆不是在消极地存储事实,而是积极地在创造意义。人们在当前的处境和关切,会影响到他们对于过去记忆的选择和诠释”。

(责任编辑:诚信在线下载-诚信在线官网下载,欢迎转载!)
文章人气:
(请您在发表言论时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律法规,文明上网,健康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